算命先生猜中少妇离婚细节,却被指是骗子,最后结局亮了……

生活大众网 2019-11-23 13:55:36

  “给我拿包烟。”禹寒站在玻璃橱窗前对那女孩说道。

  从火车站出来,一路上很多卖烟的地方,禹寒之所以选中这家,就是因为这个卖烟的女孩有点姿色,红色纹理烫,穿着很时尚,重点是,霸气外露,而且露的还不是一星半点。

  “要哪个?”那女孩问道。

  “蓝白沙。”禹寒指着橱窗说道,然后从口袋里掏出十块钱递给卖烟的女孩。

  禹寒接过烟当即拆开,抽出一根用手捏了捏,烟丝稀松,嗅了嗅,味道难闻,点燃吸了一口,一股草味儿,顿时皱眉,把烟盒扔在玻璃橱窗上说道:“假烟。”

  女孩指着身后的几个牌子说道:“我们卖的烟都是从烟草局批发的,不会有假。”

  禹寒说道:“我抽烟抽了这么多年,是不是假烟,一抽就知道了,你这分明就是假烟,赶紧给我退钱。”

  女孩瞪了禹寒一眼说道:“我们这不退。”

  禹寒愣了一下,心想这女孩看起来挺慈眉善目的,没想到这么恶毒,说道“那我打电话投诉。”

  女孩冷哼一声:“随便投。”

  禹寒呵呵一笑,拿出电话便准备投诉。

  女孩一看,也开始打电话,然后说道:“哥,有人找事儿。”

  禹寒吓了一跳,想着因为一包烟,没必要大动干戈,然后说道:“靠,好男不跟女斗。”

  拎着行李就准备走。

  原本以为自己退一步海阔天空,忍一时风平浪静呢,却没想到这个女孩还不依不饶了,直接吼道:“你给我站住。”

  禹寒停下脚步,转身看着她,笑着问道:“怎么,还想玩黑社会啊?”

  “敢说我卖的是假烟,你是不想活了。”那女孩猖狂地说道。

  禹寒没想到事情会恶劣到这种地步,自己不招祸,奈何祸端从天而降找自己,社会怎么变成这样了?真是最毒妇人心啊,漂亮女孩,不一定都是心地善良的,很有可能是阴险毒辣的。

  “我认栽还不成吗,大姐?”禹苦笑着说道。

  “大你妹。”女孩骂道。

  “我说美女,你妈没教过你要礼貌待人吗?”禹寒问道。

  “待你麻痹。”女孩再次骂道。

  禹寒听后,很想上去扇她两巴掌解解气,社会风气腐败成这样,老母鸡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?

  可是想到自己下山之前,师傅对自己叮嘱过的那些话语,禹寒不得不忍耐。摇头叹气,准备逃之夭夭。

  事实证明,为时晚矣。

  一个光着膀子,整个上半身都布满刺青的光头已经挡在了禹寒的面前,并且还戏虐地打量着他。

  “小子,是你找事儿?”光头邪笑着问道。

  “误会,纯属误会。”禹寒解释道。

  “哥,他说要投诉咱。”女孩赶忙开始煽风点火。

  禹寒看了她一眼,表示很是蛋疼。

  “不就一包烟吗,我认栽还不行?”禹寒说道。

  “认你麻痹。”光头骂道,直接便是一拳打来。

  看到这阵势,禹寒想低调都于事无补了,卖假烟不说,还想打人,简直就是无法无天了。

  砰地一脚踹出,光头直接被踢飞出去三四米远,身体呈现虾状,满脸憋得通红,用手指着禹寒艰难地说出一句:“尼......玛!”

  女孩看到这一幕,顿时间瞠目结舌。

  很多过往群众全都驻足观看,禹寒不想把事情闹大,准备赶紧逃离这是非之地。

  可就在这时,远处奔过来十几个人,禹寒心道“完了。”

  那群人奔到光头跟前,赶忙将他扶起。

  “王哥,你没事吧。”

  “麻痹了,弄死他。”光头愤愤地指着禹寒骂道。

  十几个人全都恶狠狠地盯着禹寒,然后一窝蜂冲了上来。

  “先别动手,听我说完。”禹寒赶忙劝阻道。

  “说你妹。”带头那个人骂道,拳头已经砸了过来。

  禹寒叹了口气,把行李箱放下,淡淡地说道:“好吧,你们这是自找的。”

  话落的瞬间,禹寒便动了,仅是一个闪烁,噼里啪啦的声音便响了起来,紧接着便是众人的惨叫声,围观的那些人根本就没有看清到底是怎么回事儿,下一刻,所有人便都倒在了地上。

  禹寒傲立当场,随意地拍了拍手,虽然这只是很普通的动作,但在外人看来,简直是帅得一塌糊涂。在场众人无不瞠目结舌,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。禹寒拎起行李箱说道:“低调点多好了,做人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,非要动手,这以后也不用相见了。”

  光头躺在地上像是看待怪物似的看着禹寒,浑身都在剧烈发抖。

  禹寒看见他裤子口袋里的软中华,眉毛一挑便走了过来。

  “你......你......你想干嘛?”看见禹寒朝着自己走了过来,光头差点吓尿。

  禹寒蹲下身子,把光头裤袋里的软中华掏了出来,对着他微笑道:“你自己抽的,肯定是真货。”

  当即抽出一根点燃,然后说道:“嗯,好烟就是好烟。”

  禹寒站起身,在众目睽睽之下,拎着行李箱迈步离去。被人注视的感觉真的很不爽,禹寒也在心里感慨:“师傅,不是我不够低调,是他们非要惹我,您老人家可千万别怪罪我啊。”

  说起禹寒的师傅,那就牛逼了。

  鬼谷派第17代传人,精通纵横之术,对兵法、奇门八卦、天文地理都有涉足。鬼谷派一脉单传,所以说,禹寒就是鬼谷派第18代传人。单从名讳上来看,禹寒怎么说也是一代掌门,不过鬼谷派却并不被外界熟知。这样一来,就算禹寒把牛逼吹到天上去,也没人会相信。

  禹寒是个孤儿,从小就跟随师傅在深山老林里生活,因为他天赋惊人,学什么都很快。直到师傅再也没有什么能够传授的时候,就让禹寒下山了。临行前,师傅说过这样一番话:“徒儿,鬼谷派的精髓,你已经全都掌握,再跟着我也不会有所提升,需要你自己去历练,去感悟才行。外面的世界虽然五彩缤纷,但却有着太多不平,为人处事,低调才是王道。身为鬼谷异人,绝对不能利用自己的特殊能力去做伤天害理的恶事,不然,我会亲手废了你。”

  “徒儿谨遵师傅教诲。”当时,禹寒跪在师傅面前,坚定地说道。

  禹寒天性善良,本来就不是那种喜欢招祸的人。我本一心照明月,奈何明月映沟渠。自己不招祸,但是祸从天降,那就怪不得禹寒了。为了维护鬼谷派第18代传人的形象和尊严,禹寒动手,也是情非得已。

  八月份的天气,热,各种姿势各种热。对于上海而言,更是不用说。不过这些对于禹寒来说,都是浮云罢了。他完全可以自我调节体内气血,让自己的体温保持在最佳阶段。

  拎着行李箱漫步在街头,嘴上叼着烟卷,恨不得多长几双眼睛。在深山里呆了大半辈子,这是禹寒第一次走进大城市,而且还是上海这样的国际型大都市。高楼大厦,熙攘人群,过往车流,看的禹寒眼花缭乱。

  烈日当头,正值晌午,肚子突然传来咕噜叫声,下意识地揉了两下,掏了掏裤袋,仅剩下一张10元面额的钞票了。禹寒终于体会到吃了这顿没了下顿的苦逼之处。转悠了半天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好不容易在一条巷子里找到一家面馆,规模倒也不小。

  仰头查看菜价表,尼玛,都这么贵。

  一个男服务员走过来问道:“你好,吃什么?”

  “嗯,让我看看,炸酱面吧。”禹寒上看下看,最后只能挑最便宜的炸酱面了,10块钱一碗,正好够用。

  “请稍等,先喝点水。”服务员倒了一杯水。

  “谢谢。”禹寒说道。

  很快,炸酱面便端了上来,禹寒狼吞虎咽,眨眼间的功夫便解决干净,拿餐巾抹了一把嘴,喝道:“买单。”

  点燃一根软中华抽上,从口袋里掏出那仅有的10块钱。

  “炸酱面12块。”服务员一句话把禹寒直接整崩溃了。

  “上面不是标着呢,炸酱面,10块啊?”禹寒指着菜价表说道。

  “哦,那是很早以前的价格,现在涨价了,菜贵了,肉贵了,油也贵了,什么都贵了。”男服务员调侃着说道,因为他看见禹寒抽的是软中华,所以很客气。

  “呃,我身上没那么多钱啊。”禹寒如实交代了。

  服务员一听这话,蛋碎了。

  这个时候,一个中年美妇走了出来,到了跟前问道:“什么情况?”

  服务员赶忙说道:“花姐,他吃了一碗炸酱面,说身上就10块钱。”

  这个叫花姐的中年美妇看了一眼禹寒,把禹寒看的很是不好意思。再看禹寒桌前放着的软中华,温文儒雅的中年美妇顿时间变成了极品泼妇,也不知道哪来的火气,对着禹寒就破骂道:“又是周元那孙子派来闹事儿的,闹一次我忍了,闹两次我也忍了,尼玛还没完没了了,都给我出来。”

  此话一出,面馆内的顾客们的目光全都转移过来,紧接着,哗啦哗啦从里面跑出来七八个大老爷们儿,另外还有七八个女服务员。一场火爆激烈的动作戏,貌似即将拉开序幕。

  禹寒看到这阵势,菊花顿时一紧,赶忙站了起来,完全摸不清头绪,靠了,这是什么情况,招谁惹谁了,怎么是个人都想找自己麻烦呢?虽然禹寒长的眉清目秀,唇红齿白,俊逸非凡,潇洒依旧,但是长得帅也是罪过吗?

  再看那些大老爷们儿,其中有几个大厨,手上拎着炒菜勺子,锋利菜刀,擀面杖,各种家伙各种有,全都恶狠狠地盯着禹寒,而那些女服务员也纷纷投来鄙视以及恶毒的目光,好像禹寒非礼过她们似的。

  “喂喂喂,有话好好说,别动手啊。”禹寒赶忙劝阻道。

  “哼,你还有什么好说的,周元那孙子真以为我是软柿子,想捏就捏,今天我就让他知道知道,惹急了老娘是什么后果,给我打,往死里打,打死我负责。”中年美妇发号施令道。

  顷刻间,七八个人便冲了过来,根本就不给禹寒解释的机会。

  之前教训那个卖烟的,那是他们咎由自取,摆明了找事儿,禹寒也犯不着内疚。不过这次的情况明显不同,纯属误会啊,这里面肯定有内幕。所以禹寒没理由去反击,那样只会把事情越闹越大。

  可是这些人都抄家伙准备往死里打了,说什么都晚了,无奈之下,禹寒只好上演一出委曲求全了。

  禹寒一身高超武艺,就凭这些人,还别想碰他一根毫毛。三下五除二,便把所有人手上的家伙全都夺了过来,并且微微用力,把他们全都震退出去。

  惊天大翻盘,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,面馆内的食客们无不都是瞠目结舌,嘴巴大张,中年美妇也是吓得花容失色,没想到这人还是个练家子,这下麻烦了。

  禹寒把锅碗瓢勺全都丢在地上,拍了拍手,对着中年美妇说道:“别误会,我根本就不认识什么周元,我就一过路的,你们也真是的,话不说明白就直接动手,幸亏我有练过,不然还不被你们打死?”

  “呃,你不是周元派来的?”中年美妇难以置信地问道。

  “什么周川元方的,我哪知道是谁?”禹寒很是蛋疼地说道。

  中年美妇打量着禹寒,看样子不像是在说谎,平定一下自己激动的情绪,赶忙解释道“实在是不好意思,弄错人了,对不起啊。”

  禹寒也不是那种心胸狭隘的小人,呵呵一笑,说道:“你别道歉了,我还不好意思呢,身上真就10块钱了,等我赚钱了,肯定会来还上的。”

  中年美妇笑着摆手道:“不用了,就当是我请你。”

  禹寒听后,释怀地笑道:“那就谢谢了。”

  中年美妇环顾四周,微笑着说道:“影响大家吃饭了,我代表本店给大家道歉,这顿饭全免。”然后对着大厨和服务员们吩咐道:“大家都忙活去吧。”

  禹寒点根烟抽了起来,再看这个中年美妇,已经扭着屁股朝自己走了过来,脸上挂着难以言喻的笑容。30岁上下,皮肤保养的很好,身材也没有因为生孩子而变形,凹凸有致,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妩媚成熟的味道。

  禹寒深知如今的人们,都心怀着英雄气概,尤其是女孩子,对于传说中的武林高手,绝世大侠,那都是迷恋的要死。如果有幸遇到,就算豁出身家性命,那也要疯狂地扑过去。禹寒是个正常的男人,自然也非常喜欢漂亮的女孩子,但是对于已为人妇的类型,他可是没有半点兴趣的。

  中年美妇坐在禹寒对面,然后说道:“对不起啊,真是对不起,我太鲁莽了刚才。”

  禹寒说道:“真的不用道歉,老板娘,你肯定有什么难言之隐吧。”

  中年美妇呵呵一笑,并不想对一个陌生人说起自己的事情,只是呵呵一笑,说道:“一点家事罢了。”

  禹寒抽了一口烟,看着中年美妇那张漂亮的脸颊,喝了一口水,微笑着说道:“相遇便是缘,我就帮你一把吧。”

  中年美妇听后愣了一下,诧异地问道:“你怎么帮我?”

  禹寒神秘兮兮地笑了笑,没有说话,只是盯着中年美妇一个劲儿地看。这种眼神,有种亵渎的意味,直接把中年美妇看的有点脸红,赶忙低下头,不敢和禹寒对视。

  片刻之后,禹寒收回目光,笑呵呵地说道: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
  “嗯?”中年美妇不知道禹寒在说些什么。

  “你在为你的前夫而烦恼吧。”禹寒说道。

  中年美妇惊诧地看着禹寒,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  禹寒看了一下四周,然后说道:“这里人多,有些话不好说,如果老板娘不介意的话,咱们借一步说话?”

  中年美妇觉得眼前这个家伙有点玄乎,然后起身说道:“跟我来。”

  食客们都看到了这一幕,于是便在小声地议论着。

  “快看,老板娘把这人领走了。”

  “我靠,看他们眉来眼去的,难道说要有激情发生?”

  “很有可能啊,老板娘挺标致的,这人也挺帅气,而且会功夫,那方面肯定也很强悍。”

  “还真有可能,你看那老板娘,满脸怨气,估计好一阵子没快活过了。”

  “......”

  这些人的对话,禹寒全都听见了,对此表示很是无语。

  在中年美妇的带领下,禹寒来到了二楼,穿过走廊,来到了卧室。

  卧室内充斥着女人特有的荷尔蒙味道,让禹寒有些不适应。

  中年美妇坐在床头,对着禹寒说道“随便坐吧。”

  禹寒坐下,继续抽烟。

  “小兄弟,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。”中年美妇说道。

  “我也称呼你花姐吧,这样显得亲切一点。”禹寒说道。

  “嗯。”中年美妇微笑着点头。

  禹寒抽完最后一口,将烟头拧灭在地上,清了清嗓子,说道:“你,花丽莹,今年32岁,江苏南京人士,大学期间跟周元相识并相爱,毕业之后一起奋斗,然后结婚生孩子,小日子过的幸福美满。你的小女儿周佳随你,也很漂亮,今年5岁,还在上幼儿园,抚养权归你。原本是一个和睦的家庭,而且面馆生意也不错。但是温饱思淫欲,农村出身的周元富裕之后,就开始不老实了,在外面沾花惹草,还对你施行家庭暴力。你后背上有一道疤痕,那是周元曾经用水果刀划的,你右胳膊上也有皮带抽出血的疤痕,周元那孙子果然够禽兽的。唉,真是有病,家里有这么一个漂亮的老婆不知道疼爱,非要去外面乱搞。因为这个,你们离婚了,分家之后,你继续经营面馆,生意越来越好,现在都发展了四家连锁店。而周元呢,把钱给挥霍得一点不剩,小三也移情别恋了,然后就想着找你复婚,而且还要夺回周佳的抚养权,你不同意,于是就激起了他的报复心理。”

  禹寒说完,重新点了一根烟抽上。

  中年美妇愣住了,没想到禹寒竟然知道得这么彻底,难道是传说中的私家侦探?

  禹寒继续说道:“半月前,周元让人在你面馆的食用油里下药,来你这里吃饭的客人们,各个都是上吐下泻。而且周元也挑明了,说那是他自己干的,如果你不把女儿还给他,就一直捣乱,让你的生意做不成。三天前,他又集结一帮子人砸了你的一家分店,员工们奋起反抗,结果被打的住进了医院。你报警了,但无济于事,最近,你晚上经常都是以泪洗面,没人安慰,没人照顾,你就在几家分店之间来回巡逻,让员工们提防着点,如果周元再来闹事儿,你就准备跟他硬拼呢。花姐,我说得对吗?”

  花丽莹听后,腾身站起,难以置信地看着禹寒,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你......你......你......”

  禹寒呵呵笑道:“花姐别紧张,我不是私家侦探。”

  花丽莹听后,惊呆了,这小子怎么知道自己心里想什么呢?

  紧接着,禹寒又说道:“别多想了,我跟周元也没有半点关系,我是外地人,刚到上海,我们只是萍水相逢罢了。”

  “......”花丽莹疯了,自己想问什么,禹寒就能直接答出来,靠了,到底是什么人?

  禹寒说道:“实话说了吧,我是算命的。”

  “真的?”华丽荣不敢相信地问道。

  “真假都不重要,花姐,你也挺不容易的,吃你一碗炸酱面,欠你一个人情,索性就帮你一把。”禹寒说道。

  花丽莹听后,感动的哭了。

  “我就一女的,那混蛋整天找我麻烦,我真斗不过他,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,有时候想想,真想死了算了,可是想到佳佳......”说到自己的女儿,花丽莹哭的更是伤心了。

  看到花丽莹这般伤心的样子,禹寒很想借她一个肩膀让她依靠着使劲儿哭,可是想到男女授受不亲,还是算了吧,立马打消了念头。

  禹寒轻叹口气,说道:“师傅从小就教导我,行走江湖,就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,哪怕是豁出性命,也绝对不能袖手旁观。花姐,你就放心吧,这件事情,我替你摆平,保证没有后顾之忧。”

  禹寒的牛逼与犀利,花丽莹刚才可是亲眼目睹,那身手,不管是单挑还是群殴,都是无敌。有了禹寒的帮助,那自己还犯得着害怕周元那孙子吗?

  想到这里,花丽莹激动的很,伸手抹去脸上的泪水,对着禹寒深情无比地说道:“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了。”

  “呃,真想感谢我的话,那就麻烦花姐再给我弄点吃的吧,刚才没吃饱。”禹寒毫不客气地说道。

  花丽莹听后噗哧笑了起来,心情也好多了,然后说道:“你等着,我这就让厨子给你做去。”

Copyright © 广州八字算命价格联盟@2017